Login by: Register Login

《一品红》(郭沫若诗)

3

如果有人否认,说我们是叶不是花,

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正面告诉他。

是的,你说的一点也不错,不要惊讶,

一切的花其实都是叶子之所改变。

我们要说枫叶是花你反对吗?

诗人早就说过:“霜叶红于二月花”。

何况我们的红真真祘得一品红,

我们是红在万花凋谢了的寒冬。

郭沫若《百花齐放》诗集

分页线1000x30.gi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