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in by: Register Login

《单色董》(郭沫若诗)

1

在草花中我们虽然是微不足道,

但我们的花色都是紫色的代表。

欧洲的诗人有时还肯歌咏我们,

巾帼的诗人却似乎性情太高傲。

也难怪,有时连菽麦都不能辨认,

有的在荷花梗上也会画出枝条。

高视阔步就好像一群双峰骆驼,

眼睛中哪会看得上路旁的小草。

郭沫若《百花齐放》诗集

分页线1000x30.gi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