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梅花》(郭沫若诗)

11

在旧时代我们被称为花中魁首,

说我们开在百花之先得天独厚。

历朔是人为的,何妨是冬春夏秋?

到底谁先谁后,时间是不断之流。

在今天决不计较这种个人虚荣,

所谓冰肌玉骨已经陈腐得熏人。

我们要把红旗插在世界的屋顶,

问题是:要认真尽到自己的责任。


郭沫若《百花齐放》诗集

分页线1000x30.gif